买卖网红植物小心了,它们可能被列入新版野生植物保护名录
2021/09/27      点击次数:3780

 第二批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于2021年9月7日公布,名录共纳入约1101种,较1999年版本增加了约700种,较征求意见稿增加约300种。列入名录的标准不只是数量稀少。有的植物目前分布较广,但无序开发利用严重,长此以往数目会急剧下降。新增的兰科植物、兴安杜鹃、野生郁金香和雪兔子等,很多都属于这一类型。考虑种质资源保护,5种野生猕猴桃被纳入名录,类似被纳入保护的还有稻属(所有种)、野大豆。

  名录颁布后,由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分工管理的324种和25类,由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分工管理的131种和15类,严厉打击非法采挖的执法力度会进一步加强。

暖地杓兰,新增的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。 (金效华/图)

◆ ◆ ◆

南方周末记者 汪韬

喜欢植物的朋友们注意了,买卖野生植物,或许有牢狱之灾。

2021年9月7日,22年未更新的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(以下简称《名录》)正式发布,纳入了不少公众在野外容易采摘甚至买卖的植物。

与大熊猫、金丝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类似,植物也被划分了级别,受法律保护。野生植物保护条例规定,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禁止出售、收购。出售、收购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,必须经相关部门批准。违反条例规定,野生植物和违法所得将被没收并处罚款。构成犯罪的,可能会触犯刑法规定的“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”。

《名录》第一版发布于1999年,22年间,野生植物保护形势发生重大变化,濒危程度有的得以缓解,有的则呈加剧趋势,《名录》修订版千呼万唤始出来。

2020年7月9日,《名录》征求意见稿发布,被认为覆盖范围太小,和受威胁的物种数目相差很远。正式发布的《名录》共列入455种和40类,“类”指的是整科、整属或整组列入,综合来看,新《名录》一共纳入约1101种,较1999年版本增加了约700种,较征求意见稿增加了约300种。

征求意见时呼声较高的兰科植物、兴安杜鹃、野生郁金香、槭叶铁线莲等遗珠,都已纳入。“这次修订,充分考虑无序开发利用对物种生存的影响,一些呼声较高的物种都被列入。”中科院植物所研究员、《名录》修订统筹人之一金效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◆ ◆ ◆

列入标准不只是数量稀少

植物受到的威胁包括生物学特点(比如种子少)、自然变化(比如气候变化)还有人的过度开发利用等。考虑这些因素,《名录》修订主要增加的为濒危物种、药用植物、观赏植物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列入名录的标准并不只是数量稀少。有的植物目前分布较广,但是无序开发利用严重,长此以往,数目会急剧下降。此次新增的兰科植物、兴安杜鹃、野生郁金香和雪兔子等,很多都属于这一类型。

2020年征求意见时,解读说明就提到了“预防性原则”:一些种类有重要经济价值或潜在经济价值,已被人为利用或可能得到人为利用,虽然目前还未达到濒危状况,但若对其利用不加限制,很有可能成为濒危物种。

金效华印象中,各方反馈的意见中,兰科植物、兴安杜鹃的呼声非常高。

紫点杓兰,新增的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。 (金效华/图)

因为药用和观赏价值,野生兰科植物的采挖严重。兰科全科被列入《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(CITES)》的保护范围。1999年的版本没有包括任何兰科植物,征求意见稿纳入了104种,但仍有不少专家认为太少。

南方周末记者对比发现,征求意见稿中,石斛属列入了42种。最终《名录》全属约115种都列入;兰属原来只列入了春兰等部分“国兰”,最终《名录》整体列入。

翅梗石斛。石斛属全属约115种都列为保护植物。 (金效华/图)

金效华介绍,石斛属是药材原植物和重要的观赏花卉,石斛属植物被采集入药,不好鉴定;叶子细长,花淡雅的兰属符合中国兰文化的审美,也不好区分。这两个属整体列入的一大原因是,同属的物种很相似,一种纳入保护,未纳入保护的另一种也会被替代性采挖。

2020年11月,上海某花鸟市场号称“野生春兰、惠兰”的兰花,10元/棵。 (南方周末记者 汪韬/图)

有的爱好者喜欢野生的“下山兰”或是野生中药,网络平台销售猖獗。(详见南方周末报道《直播电商肆意上网,濒危植物盗采下山》)但这些兰花的人工培育已经很发达,不用过度追求野生种。

石斛的人工栽植已很成熟,图为安徽全椒的铁皮石斛产业助力乡村振兴。 (新华社/图)

比如梭砂贝母是传统药材“川贝”的重要来源。这种高山植物本来是美丽的亮绿色,但研究人员发现,很可能是为了躲避人类采挖,它们学会了“伪装技能”,正变得越来越土,体色与所处的岩石环境融为一体(详见南方周末报道《似乎为躲过采挖,这种美丽植物正“抛弃”亮绿色,越长越土 》)。

左边的AB图为采挖压力小时,颜色正常的绿色梭砂贝母。右边的CD图为采挖压力大时,伪装的暗色梭砂贝母。 (《当代生物学》论文图/图)

考虑到草药的滥采滥挖,药用植物贝母属、黄连属、人参属也都整属列入《名录》,景天科列了11种红景天。

被纳入名录的观赏类植物还有野生郁金香属植物、金花茶组植物、兴安杜鹃等。野生郁金香属植物,这种美丽的小花在新疆很多,从荒漠戈壁到草原雪山都有分布,被当地人叫做“老鸹蒜”,挖出土里的球茎食用。征求意见稿只有新疆郁金香一种,现在郁金香属所有种都被纳入。

兴安杜鹃民间称为“干枝杜鹃”,带花蕾的野生枝条养在花瓶里会开花,被认为是“枯木逢春”的祥兆,滥采严重。2020年11月,南方周末记者在上海的花鸟市场看到兴安杜鹃仅售10元一把。

2020年11月,上海的花鸟市场销售的兴安杜鹃仅售10元一把。 (南方周末记者 汪韬/图)

受武侠小说“传奇药效”的影响,菊科的雪莲以及与之相似的雪兔子(被具绵毛的苞片包围,仿佛兔子),近年来也被大量采集。2020年9月,一档综艺节目中还被当做雪莲的道具出现。征求意见稿仅仅列入了水母雪兔子,最终版增加了雪兔子、绵头雪兔子,雪莲也增加了巴朗山雪莲。

绵头雪兔子 (彭德力/图)

北京市一级保护植物槭叶铁线莲也被列入,此前因不在国家名录中,槭叶铁线莲被采挖后,因缺乏配套的地方管理办法,难以执法。

2020年4月,北京门头沟区盛开的槭叶铁线莲,当地人称为“崖花”或者“岩花”。 (视觉中国/图)

◆ ◆ ◆

数量少、种质资源保护列入

不起眼的苔藓植物此次也被首次列入《名录》,中国约有3000种苔藓,此次列入了5种。金效华介绍,桧叶白发藓、多纹泥炭藓、粗叶泥炭藓被纳入的原因也是人为采挖严重。这些苔藓是沼泽地涵养水分的主要植被,可以吸收自身重量好几倍的水量。其保水的特性也被园艺业看中,被作为花卉栽培的材料,比如覆在盆栽的表面,也常被用在市面上很火的一些生态系统小鱼缸里。

升级或增设的物种中,有的是因为数量非常少,极度濒危。广西火桐、广西青梅、大别山五针松、毛枝五针松、绒毛皂荚等5种原二级植物调升为一级,都是因为数目极其稀少。

苔藓植物中的角叶藻苔和藻苔也属于这一类,作为古老的物种,它们是被认为最早一批从海洋登陆的植物之一,生物多样性演化科学意义上,是具有重大科学研究意义的“活化石”。

考虑种质资源保护,5种野生猕猴桃被纳入《名录》。猕猴桃闻名于新西兰,但猕猴桃原名“羊桃”,产地中国。一位新西兰女教师带了几粒湖北宜昌的猕猴桃种子回去,很快就在新西兰开枝散叶,后来因为和新西兰的国鸟“奇异鸟”(Kiwi)长得很像,猕猴桃被新西兰人改名为“奇异果”(Kiwifruit)。类似被纳入保护的还有稻属(所有种)、野大豆,野大豆其实是一种常见的野外植物。

名录有进有出,也有不少植物被降级甚至删除。

长白松、伯乐树、莼菜等13种野生植物从一级调降为二级。金效华介绍,这些植物的调研数据显示,分布广、数量多、居群稳定,比如伯乐树从中国到越南都有分布。

删除的一级保护植物玉龙蕨是中国特有种,因为地处高海拔地区,人很难抵达,随着科考的发现,分布地也变广,目前没有直接人为干扰因素。

有的是因分类地位改变。比如原一级保护植物异形玉叶金花被删除,是因为被视为变异,而非一个物种。

还有32种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也从《名录》中删除。其中扇蕨、粗齿桫椤、十齿花等是数量较多,无直接威胁因素;蛇根木、紫檀则是外来物种,这些年研究发现,不是中国原产。

我国是野生植物种类最丰富的国家之一,仅高等植物就达3.6万余种,其中特有种高达1.5万—1.8万种,占我国高等植物种类总数近50%,如银杉、珙桐、百山祖冷杉、华盖木等均为我国特有的珍稀濒危野生植物。

滇牡丹。芍药属牡丹组此次均列入保护植物。公园常见的牡丹为栽培物种,不列入保护植物。 (金效华/图)

不过,并非所有的特有种都要纳入《名录》。南方周末记者此前采访获知,相较于参考濒危状况划定的《中国高等植物红色名录》,此次公布的保护名录数目较少,这是因为两者的入选标准不同,分别侧重于管理功能和科学功能。《中国高等植物红色名录》是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的参照,将物种列入保护名录,还要考虑管理上的可操作性。

《名录》颁布后,由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分工管理的为324种和25类,由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分工管理的为131种和15类,严厉打击非法采挖的执法力度会进一步加强,配合新《名录》,野生植物保护制度建设正在完善,《野生植物保护条例》修订工作也在抓紧推进。

编辑|曹海东 视觉|汪韬

本文首发于2021年9月13日《南方周末》


2021-09-27 02:36
中国科学院植物科学数据中心 © 202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京ICP备16067583号-44    网站统计